首页>> 武侠修真>>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第1104章 一顿火锅

第1104章 一顿火锅(1 / 2)

作者:油炸咸鱼

英招当然不能打,毕竟是天神,而且真打起来,妘载说不定要变成英招的猎物。

弄得诸人一开始还以为狗阿载要点兵十万,猛攻合肥....呸,是猛攻昆仑山.....

但是昆仑之上,确实是有一群特别凶猛的异兽,它们在古时候吃人无数,后来被英招和陆吾看守着,不准许它们下界作乱,镇压在昆仑之上,用来守护门庭,这种怪物就是土蝼。

昆仑之丘,有怪兽,它的外貌像羊并且有四个角,能够吃人。

众人聊起土蝼的外貌,但脑子里想到的却是羔子。

“如果昆仑上的土蝼都像是羔子那么弱就好了。”

“是啊,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大家都是山羊,怎么山羊和山羊,还不一样呢?”

“要不你把羔子也带上去吧,让它和它的这些兄弟亲戚搏斗一样,增加战斗经验。”

妘载要上昆仑山了,一来是应昆仑之上帝的邀请,二来是捕捉猛兽,没有什么猛兽比从上帝的后花园抓来的土蝼更能装逼了,果不其然,当妘载确定了捕猎目标之后,就感觉到有很多道女子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了。

三圣女中,还剩下的那个尊敬天神的圣女,此时也用敬畏,甚至带着一种憧憬的目光注视妘载,她走过来,对妘载尊敬的说道:

“伟大的百揆,您应了昆仑之上帝的邀请,登临天神的上都,捕捉土蝼作为礼物,我愿为您祈祷此行的顺利,您比天神更加勇武,拯救了我们的故乡。”

她的脸色微红,曾经他无比崇拜昆仑的众神,但这一次西王国的大灾,连西海的众圣都出手相助了,可昆仑的众神却无动于衷,此时,总指挥了这场战斗的妘载,得到了她的憧憬和淡淡的爱慕,把妘载当做一种英雄式的偶像。

或许信神者,在信仰破灭之后,总会再给自己迅速找一个可以代替的东西。

她脱下自己脖颈上的虎牙项链,希望妘载能够收下。

但是妘载没有收下她的礼物,而是看着她的这个动作,向边上问道:“有人送我虎牙项链诶。”

甚至是这句话才刚刚落下,那一串虎牙项链就被夺去了。

薃侯冷眼的看着这位圣女,从西王母国进行抵抗作战的时候,这位圣女就主张祭祀天神,依靠天神的伟力来拯救国度,并不寄希望于自己的民众和战士。

薃侯捏着虎牙项链,直接在手里攥碎了,并且伸出手,摸在这位圣女的脸上,龇起虎牙:

“你送自己的项链,给我的男人,你是要和我抢男人?”

这位圣女正准备出言驳斥,却没想到薃侯已经出手,摘走了她头上的青鸟羽毛,质问她:

“你的头上还戴着青鸟的羽毛,你却对不起这根羽毛所代表的意义,三青鸟已经没有了,下一任西王母的位置也已经是你的,如果你敢和我抢男人,我现在就把你撕碎了。”

这位圣女现在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支持者,她想要进行反驳,但边上不少人都扭过头去,她只能低下头神色惨淡的离开。

“成为了一个邦国的拯救者,没有人不倾慕英雄。”

薃侯盯了妘载一眼,而妘载则是表示自己算啥英雄啊,你们这些人真是武力至上,这次打仗我阿载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罢了。

薃侯捏着那根羽毛,也不打算还给那个圣女,看到了正在剔嘴、忧伤、干饭的三小鸡,薃侯走过去,把青鸟羽毛插在了鸦鸦的脑门上。

当夜幕过去,第二天的黎明升起,妘载准备好家伙,开始在通向昆仑山巅的入口处集合。

拿到英招之羽的一共是三个人,妘载、重华、修。

妘载拎着大包小包,一点也不觉得重,其他两个人都差不多,大家不是大巫师就是大炼气士,要么就是大战士,谁也不是弱者,身上多背点背包一点都没得问题。

修身上还背着个大锅,没办法,载、重华、文命三人组,负责背锅的文命不在这里,只能让修来背锅了,反正两个人属性差不多,一个放水的,一个治水的,都是水笔。

三个人身上各带着一只小鸡,充当照明和爆破的工具,妘载和咕咕的经典爆炸组合皮肤,重华和鸦鸦的阵营对决组合皮肤,修和焦焦的毫无关系组合皮肤。

焦焦的头上冒着大量的火气,驱散了周围的寒冷。

“我最擅长爬山了,一起去爬山吧。”

妘载在前头开路,作为前任地质人员,翻山越岭是基本技能,重华这山东河南的混血,长在低海拔地区,爬昆仑山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较为勉强,所以放在中间,最后由修来负责殿后,他是出生在西荒高原高山地带的人,爬山和高原活动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当然,这个年代的山路,可不像是后世,还修了阶梯给你走,爬山那是真的在爬,前面还能找找平稳的路线向上走,而有些地方,越是向上,那就真的纯粹是手脚并用了。

根据当地人的传说,抵达昆仑之巅,要先到天门之前,据说看守天门的大神帝阍在此,然后是天之花圃,英招活动在此,接着是天之九部和帝之下都,陆吾看守在这个位置,最后是昆仑之巅,昆仑之上帝就在这里。

但传说是传说,没有人到达过。

“或许是因为需要英招的羽毛,没有持羽毛的人就不能找到天门的正确位置。”

“这没有问题,我们有大风之羽。”

咕咕站在麻麻载的肩膀上,真正勇敢的大公鸡,都是直面惨淡的风雪,头上的大风羽毛发出神威,咕地安酋长伸出小翅膀,阻断了周围寒风的侵袭。

一条没有风雪的大路出现在三人和三小鸡的眼前。

两根大风之羽,开辟了生命通道,东方的这只传说中的凶禽,即使死去多年威名依旧让山海的各类猛兽惧怕,就是因为大风主管天下的狂风,它的羽毛能够定住其他野兽挂起的风暴,禽鸟异兽之中多以风、雨、火为主攻手段,不能掀风,很多鸟雀就不能翱翔,直接就立于先天不败之地。

但是大风一生中,或许没想到,它没有输给禽鸟同类,而是输给了一个拿弓的不会飞的人。

大羿确实不会什么断崖之剑,但是他会断崖之箭。

妘载琢磨着路线,天之花圃听起来像是空中花园似的,别上去了看到的是巴比伦.....

海内的昆仑山,屹立在西北方,是天帝在下方的都城。昆仑山,方圆八百里,高一万仞。山顶有一棵像大树似的稻谷,高达五寻,粗细需五人合抱。昆仑山的每一面有九眼井,每眼井都有用玉石制成的围栏。

这株像是大树一样的稻谷,就是传说中的“玉山禾”,据说吃了这稻谷上的一粒稻穗,就能三个月不吃饭,三青鸟会飞到昆仑山顶,为西王母取食,就是去啄这株神稻去了。

所以妘载走之前还特意问了薃侯,问她有没有变成鸟的技能。

结果当然是被白了一眼。

此时,三人已经走了两个昼夜,在山上遇到了一些野生动物,打死之后拖着它们继续前进,到了第三天的晚上,肚子饿了的时候就拿雪水煮沸,然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