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文评杂谈

纤足——宋词中的绝世魅惑

引用:文史博览 | 来源:文史网

 在《玉足——从唐诗中款款走来》篇中,我们看到小周后就是那位风流皇帝李煜的小姨子手提金缕鞋向我们款款走来,走进了宋朝,走进文人士大夫的内心。这份异样的性感与魅惑,撩拨着词人蜇伏在内心深处的渴望。宋朝的词人们忽然发现,女子的纤足居然能够散发出如此娇媚的魅力。轻扬的金缕鞋下、绚烂的石榴裙边,拜倒的是在南北宋文坛中叱咤风云的一干大文豪。他们只为一睹纤足的妖娆、一亲纤足的芳泽。

 

他们拿起了手中的笔,宣泄积压了几千年的欲望。那纤细柔美的玉足如此晶莹剔透;那如风似柳的步态如此摄魄勾魂。挡住了风情万种的一瞥,却再也挡不住半钩新月的轻颤。被撩拨起来的情欲,在纸上奔腾、在墨间流淌。静态的清秀与动态的轻盈,组成了一副多姿多彩的生活画卷。

与词家的激情相呼应的是女性对纤足的倚重,女人们忽然发现,原来她们还藏有如此致命的终极武器。女子的依赖与词客的迷恋,相互激荡相互共鸣,最终,酿成了一场人间惨剧。女子走向了缠足的不归路,词客则走向了恋足成癖的死胡同。一曲美丽的恋歌,终以残酷收场,感叹之余,我们深深敬畏道德的力量。

让我们走进宋朝,看看词客们恋足的狂欢吧。在这个男人们的集体狂欢中,我们分明见到了中国古代女子们的凄苦,听到了那一声声幽怨的长叹。

 

一、须从掌上看的纤雅——北宋词人之发轫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迥风,都无行处踪。  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执板长歌“大江东去”的豪迈不见了,我们见到了东坡先生柔情的一面。这阙《菩萨蛮》,成为所有论及缠足必引的词作,共认为是缠足第一词。在我看来,这首词除了说玉足之纤妙外,怎么也看不出缠足的痕迹?此词当中,苏东坡以满腔柔情揉合了宓妃的凌波罗袜和窅娘的莲台之舞,创作出一位纤足舞娘的翩翩风采。把这么一支精美的小令读成缠足的考证资料,实实是暴殄天物,还不如认为是一代文豪吹响的恋足集结号。

苏东坡还有描绘纤足的词句,其《踏青游》云:踏青游,拾翠惜,袜罗弓小。莲步袅。腰支佩兰轻妙。词里,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东坡先生对纤足女子郊游时轻盈步态的欣赏。

晚于苏轼的杨无咎,有《蝶恋花》,亦咏纤足之美:

端正纤柔如玉削。窄袜宫鞋,暖衬吴绫薄。掌上细看才半搦。巧偷强夺尝春酌。稳称身材轻绰约。微步盈盈,未怕香尘觉。试问更谁如样脚。除非借与嫦娥著。

词呢,弄得不咋样,但是给出了纤足的一些标准:端正、直削、纤细、娇小。

早于苏轼的欧阳修,也有与鞋袜相关的词,其《南乡子》香艳可餐,又极具动感和喜剧效果:

好个人人,深点唇儿淡抹腮。花下相逢、忙走怕人猜。遗下弓弓小绣鞋。  袜重来。半乌云金凤钗。行笑行行连抱得,相挨。一向娇痴不下怀。

一代文豪的文字修养就是不同,以绣鞋做上片之过渡,又巧妙地以罗袜做下片之引,这鞋与袜,居然成就了一场花下的柔情。

 

二、盈盈一段春的情怀——南宋词人的执着

好似比拼着温柔,另外一位吼着“气吞万里如虎”的家伙也绝不落在苏东坡之后,辛弃疾的《唐多令》中,一位春游的纤足娇娘跃然纸上:

淑景斗清明,和风拂面轻。小杯盘、同集郊。著个儿不肯上,须索要、大家行。  行步渐轻盈,行行笑语频。凤鞋儿、微褪些跟。忽地倚人陪笑道,真个是、脚儿疼。

苏东坡的纤足落笔在“舞”上,辛弃疾的纤足则落笔在“行”上,各有精彩。老苏对舞娘的纤足还存有一丝羞羞答答的隐晦,老辛则大大方方与他的娇娘互动。这个中的差别,应该是时间带来的社会风俗的变化。

老辛除这支小令外,其《贺新郎》云:罗袜尘生凌波去,汤沐烟江万顷”以及其《南乡子》云:渐见凌波罗袜步,盈盈。随笑随颦百媚生”,一眼就看出粗糙来,毫不考虑地用那烂熟之典有损大文豪的声誉。他的《菩萨蛮》:淡黄弓样鞋儿小,腰肢只怕风吹倒”透出的一丝调侃,倒也是一种风格。

南宋词人史浩,有两首以女子纤足为描写对象的词,一首是《浣溪沙》:

珠履三千巧斗妍。就中弓窄只迁迁。恼伊袜转堪怜。  舞罢有香留绣褥,步馀无迹在金莲。好随云雨楚峰前。

还有一首是《如梦令》:

罗袜半钩新月。更把凤鞋珠结。步步著金莲,行得轻轻瞥瞥。难说。难说。真是世间奇绝。

从艺术成就上讲,史浩这两首词特别是《如梦令》远不及他的前辈苏东坡的《菩萨蛮》和他的晚辈辛弃疾的《唐多令》,却使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南宋初期的缠足,读到了缠足对文人士大夫的诱惑。

布衣终身的南宋文学家刘过,为我们奉献出的《沁园春》长调,是我读到的惟一一首踏踏实实为女子的纤足所作的传奇所立的丰碑,词云:

浦凌波,为谁微步,轻尘暗生。记踏花芳径,乱红不损,步苔幽砌,嫩绿无痕。衬玉罗悭,销金样窄,载不起、盈盈一段春。嬉游倦,笑教人款捻,微褪些跟。  有时自度歌声。悄不觉、微尖点拍频。忆金莲移换,文鸳得侣,绣茵催衮,舞凤轻分。懊恨深遮,牵情半露,出没风前烟缕裙。知何似,似一钩新月,浅碧笼云。

是啊,一双柔弱的窄弓,如何载得起这“盈盈一段春”呢?他在另外一支长调《沁园春》里面,通过见凤鞋泥污,偎人强剔两句,写尽一位姑娘的娇蛮,颇可玩味。从创作者的布衣身份来看,缠足至迟在南宋初期,已经完成了从宫廷到民间的过渡。

 

三、争看袜罗弓窄——几位恋足狂人

在宋代词人当中,还有几位如苏辛一般的恋足狂人,词作地位并不高,但不妨碍他们迟迟不起地拜倒在纤纤玉足之下。

从数量上讲,南渡词人向子諲应该排名第一,他不是一位高产词客,其词集《酒边词》也仅有两卷,可涉及纤足的描绘就有近十支。只是都没有什么新意,但恋足就是恋足,与新意何干?也就下面几句有点意思:

《菩萨蛮》:袜儿窄剪鞋儿小。纹鸳并影双双好。微步巧藏人。轻飞洛浦尘”和《好事近》:初上舞茵时,争看袜罗弓窄”。

在北宋人才济济的词坛,能够排得上号的贺铸,也有多支的恋足曲子,也难称雅致,其《尉迟杯》:喜凌波、素袜逢迎,领略当歌深意”以及南歌子》:一钩新月渡横塘,谁认凌波微步、袜尘香”算好一点的了。

大家就是大家,江西诗派的开山之祖黄庭坚的恋足的文学水平就不一般,其《满庭芳》:直待朱去後,从伊便、窄袜弓鞋”和另外一支《两同心》:隐隐似、朝云行雨,弓弓样、罗袜生尘”皆可玩味。

南渡词人卢炳看来对弓鞋与纤足感受很深,其《菩萨蛮》云:石榴裙束纤腰袅,金莲稳衬弓靴小”,《踏莎行》:明眸剪水玉为肌,凤鞋弓小金莲衬”以及《少年游》:晓雪明肌,秋波入鬓,鞋小步行迟等,对纤足都是反反复复地陈述,虽无新意,颇为唠叨,但还是那句话,恋足就是恋足。

与史达祖齐名的高观国,也有多首恋足的词作,有一首《金人捧露盘》值得品味:有谁见、罗袜尘生。凌波步弱,背人羞整六铢轻。娉娉袅袅,晕娇黄、玉色轻明。

颇有词名,与周邦彦、方千里时称“三英”的杨泽民,在《解蹀躞》中关于纤足的描绘很是干脆:一掬金莲微步,堪向盘中舞。其《选冠子》又很清新:把新词拍段,偎人低唱,凤鞋轻点。

南宋大词人张孝祥也有两支不俗的恋足曲子《浣溪纱》,其一云:倚竹袖长寒卷翠,凌波袜小暗生尘。另一支《浣溪纱》云:罗袜生尘洛浦东,美人春梦琐窗空,眉山蹙恨几千重。

宋末元初的文学家仇远,其恋足就要文化很多。《何满子》中的那种欲遮还露的情调,颇为雅致:舞褥行云衬步,歌纨片月生怀。歌残舞罢花困软,凝情犹小徘徊。髻滑频扶堕珥,裙低略露弓鞋。

其它的如《解连环》:步袜蹁然,又何处、秦筝金屋”和《琐窗寒》:“游剧归来,恨汗湿酥融,步悭袜窄”也有不俗的表现。他的《爱月夜眠迟慢》:因记款曲西厢,趁凌波步影,笑拾遗簪”则肯定是在元大德年间的作品了。

同为宋末元初的一大词家,陈允平的恋足之句多可玩味:

《忆江南》:六幅香裙拖细,一钩尘袜翦轻罗。《喜迁莺》:贴衣琼佩冷,衬袜金莲小。《浣溪纱》:倦浴金莲轻衫步捧笙玉笋半当胸。《浣溪纱》:生色鞋儿销凤稳,碧罗衫子唾花微。还有失调的词作:方怪失、绣鸳弓窄。误良夜、瑶台约。

 

四、四寸鞋儿莲步小——用尺子量出来的温柔

娇小的纤足,竟被某些词家是用尺子来量,实在可恶。只此一写,就少了许多的美感,只多了些考证的资料。

与苏东坡交好算其晚辈的赵令畤,其《浣溪纱》开篇就写道:稳小弓鞋三寸罗,歌唇清韵一樱多老苏为小赵改其字为德麟,为什么不帮他改改诗词呢?

不过,就是这么烂的词句,也还是抄来的,还抄缩水了一寸,见秦观的《浣溪纱》:脚上鞋儿四寸罗,唇边朱粉一樱多由此可见,在女子的纤足下伟大如秦观者也会有如此慌张的作为。

比小赵又要晚一辈的欧阳澈,在他的《玉楼春》上片,写了一位妙人的一上一下:个人风韵天然俏,入鬓秋波常似笑。一弯月样黛眉低,四寸鞋儿莲步小

他这么用尺子填词,当然就只能做欧阳澈而做不了欧阳修。

一身正气的刘辰翁,在他的《如梦令》“题四美人画之褪履”中,也拜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下好好地比划着了一下美人的纤足,只是倒底是拜在画儿面前还是拜倒在现实的美人面前,无考。其词云:

比似寻芳娇困,不是弓弯拍衮。无物倚春慵,三寸袜痕新紧。羞褪,羞褪,匆匆心情本稳。

在宋朝用尺子填词的并不多,关于三寸金莲的说法,并非出于宋。他们在吟咏当中用到的这些尺寸并非后世所认为的什么金莲、银莲、铁莲之类的俗不可耐的东西,只是言其小而已。相比较而言,宋朝的文人恋足还是很雅的,只是一件事情走过了头,雅致就可能变成庸俗。

 

五、隐约之间的暧昧——女性的词作

李清照《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首词的作者有几种说法,但我宁愿相信这是李清照早期的作品,是一位已通人事的青春美少女的作品。清新中透出的青涩,娇俏中透出的朦胧,特别是那松松脱脱的袜子,不正是含苞欲放的期待么?

朱淑真《忆秦娥》:

弯弯曲,新年新月钩寒玉。钩寒玉。凤鞋儿小,翠眉儿蹙。  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争驰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朱淑真为我们所熟知的一位南宋女诗人,其词作之丰,情感之浓,甚至大张旗鼓地婚外恋,多为后世所传诵与热议。本词题为“正月初六日夜月”,其中以眉蹙来对鞋小,则是从女性角度出发的缠足感受,为宋词中关于缠足仅见的有自身感受的作品。后世有闺词专言及缠足事,此处不赘。

郑文之妻孙氏《忆秦娥》:

花深深,一钩罗袜行花阴。行花阴。闲将柳带,细结同心。 日边消息空沉沉,画眉楼上愁登临。愁登临。海棠开后,望到如今。

    孙氏存词仅此一首,作为一位女性,敢于以袜行户外,颇可一观。

 

六、莲步绣鞋窄——纤足带来的柔情

宋词中关于纤足的描绘很多,值得玩味的也不少。我们撷取其中的一些片段或名家的词句,以窥宋朝拜倒在纤足下的盛况。

着眼于纤足的轻柔与娇弱:

赵以夫金莲步、度轻柔”, 马子严草色金莲润,拈断花玉笋香,陈著:颤金莲缓步,手托珠帘”, 方千里何时见、轻衫雾唾,芳茵莲步”, 丘崈罗袖薄,玉臂镂花金约。起晚欠伸莲步弱,倚床娇韵恶等。

着眼于莲足的纤细与娇小:

陈亮缓步金莲移小小,持杯玉笋露纤纤,晁端礼早是自来莲步小,新样子,为谁弓,张先淡黄衫子浓妆了,步缕金鞋小,秦观脸儿美,鞋儿窄。玉纤嫩,酥胸白,蔡伸凤鞋弓小称娉婷等。

着眼于纤足如新月般的细窄:

赵长卿莲步弯弯,移归拍里,凌波难偶,刘仙伦画栏如旧,依稀犹记,伫立一钩莲步, 晏几道几摺湘裙烟缕细,一钩罗袜素蟾弯,王沂孙早是宫鞋鸳小,翠鬓蝉轻,王观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

着眼于金莲的步态难以出彩,基本上也还是在凌波上打转转:

洪瑹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有许多娇,许多韵,许多情”,吴文英浑似飞仙入梦,袜罗微步,流水青苹,柳永轻蹑罗鞋掩绛绡,吕渭老鞋褪倚郎肩,问路眉先敛,阮郎中夜深著两小鞋儿,靠那个、屏风立地,姜夔笼鞋浅出鸦头袜,知是凌波漂渺身

还有一些有点特色的:

李石踏袜儿垂手处隔溪莺对语”, 卢祖皋玉钩裁,罗袜浅。心事漫拈针线, 赵崇嶓钗留股玉,袜袭钩罗,荏苒腻寒香变,冯伟寿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

所引的这些,也只是宋代文人涉及纤足的部分词句,可见当时恋足之盛况。而且,笔者在这里也只是引考宋词的恋足词例,也不包括宋诗。

 

七、小节

从缠足的起源来看,无非是吃饱了的李煜要他的嫔妃裹起脚来在金莲台上跳舞而已,或者只是他那娇小的窅娘忘记穿绣鞋就跳了起来,从而拨动了一位男人隐秘于内心深处的恋足趣向。我们不能想象一位已做嫔妃的成人还能如后世所说的办法去做自残式的缠足,除非动外科手术,就这么缠如何缠得小呢?

缠足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从文人喜欢玉足的纤细到女子有意为之再到给自己的晚辈女孩缠足,不会是一个有明确起源的事件。而且,从宫廷到民间,从妓女到贵妇再到普通百姓,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女子之足以纤细为美,并不是什么发明发现,它与人类文明史、艺术史及性史有着同步的发展,人们欣赏女子的纤足本源于玉足的性指向。人们一旦发掘出女子纤足的艺术美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中外概莫能外。

从发源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芭蕾舞来看,西方在关于女性的纤足美方面的艺术欣赏也只是比中国晚了若干个世纪而已。以此而论,西方的爷们在人体艺术上的欣赏比较迟钝。只是,古代中国在纤足艺术美的欣赏上有些走火入魔,最终完全与男性的性对象结合在一起。当然,西方在人体艺术的欣赏上也好不到哪儿去,最终成就了更为残忍的束腰。束腰的残忍百倍于缠足,这才是最令人们恶心的恶俗与恶趣。所以说,西方的爷们一旦开蒙了,那还真生猛。

现在一致口吻认为缠足是陋习,是国人一件抬不起头的丑事,这种观点本是基督教进入中国后给我们国人贴上的标签。在清末民初,国内许许多多的有识之士利用这种说法当然有其政治目的,但,这不是事实。

对于女人,所有的男人都一样,看看西方从芭蕾舞再到惨不忍睹极其摧残女性的束腰,我们应该可以明白所有的东西。而当我们的女性从缠脚布中解放出来后,西方的男人却又对女性的双乳动起了刀子。所以,请那些妄自菲薄的学者们头脑清醒一些吧,我们的爷爷们没有什么抬不起头的事情,无非是在没有道德约束下,放出了男人内心深处的那头野兽而已。这些浅薄的学者只是做惯了西方思想的奴隶而已。相比而言,我们更可以看出我们的觉醒、我们的反思。

在下一篇,我们将反思一个问题:一双暧昧与性感的纤足,为什么最终会走向残忍与残酷的一面?那就是我要谈的《缠足——自残式的人体艺术》。

本文标题:纤足——宋词中的绝世魅惑 版权说明
玉足——从唐诗中款款走来
小学生必背古诗70首

文评杂谈标题:纤足——宋词中的绝世魅惑

文评杂谈地址:http://wenshibolan.com/wenshi/showinfo-38-98653-0.html

1、《纤足——宋词中的绝世魅惑》一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最新文评杂谈
读者关注的未解之谜
热门文评杂谈
热门图文阅读
点击数: